热门咨询

车敏洙似乎并没有觉察出我急于脱身的想法。很明显他想要把这场谈话继续下去。我看到他无奈的笑了笑又点了点头:“我想您是对的。是的接下来我一直输输光了一切。幸好飞机票已经买好了我回到了汉尔。”

“昨天的事情,我想是个误会,应该是个误会,但愿是个误会”秋桐长出了一口气,说:“此事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对立情绪,也不要对赵总有什么意见,赵总也许是误解了什么”

陈大卫说过只要还有一个筹码你就不能逃避、更不能放弃!这句话适用于牌桌上的牌手当然也适用于牌桌下的每一个人包括我。

我忍不住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大盲注的底牌是草花7、方块6。

而我还没有把菲尔·海尔姆斯偷鸡的可能性算进来;否则的话我的胜率将过50%!而现在我只要跟注一百万美元就可以参与争夺一个三百万美元的彩池;1:3的彩池比例相当适合我我当然可以跟注!

我看头看着树林上空一片灰蒙蒙昏暗暗的天空,心里不由一阵迷惘,同样的一个秋桐,为什么现实和虚拟对我的差距这么大呢?同样一个我,为什么网络上是大神和知己,见了面就是人渣和混混呢?人渣啊,这还了得,人群里的渣子,有几个人能有这殊荣呢!我靠,我晕!


|